女大学的沙龙室演员金希贞

类型:ʱװ地区:伦理剧发布:2021-01-26

女大学的沙龙室演员金希贞剧情介绍

 这谁呀?不知道老…小娘最讨厌别人叫自己圆圆了吗?这还加个滚滚圆!当小娘我是球呀! 滕媛媛回头追查声音的来源,打算给敢跑到她面前喊滚滚圆的人一点颜色看看。 也就看到了许斌笑嘻嘻的脸。 许斌把万峰视为偶像,有意无意之间就有些模仿万峰的说话方式和动作的举动。 现在万峰经常有的一脸贱笑就半生不熟地出现在他的脸上。 “许斌!你来了!”滕媛媛脸上的怒气转眼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像川剧变脸一样换成了有几分迷人的笑容。 不得不承认滕媛媛的笑和甜蜜是同义词,一笑俩酒窝甜蜜蜜的。 滕媛媛看到许斌也就看到许斌身后的万峰和韩广家。 其余的几个人她就不认识了,还有三个大美女。 应该是和他们一起来的。 北方的女人好高大呀。 这一刻滕媛媛竟然自惭形秽了,自己要是有她们的身高多好呀。 栾凤张璇梁红樱三人里最矮的栾凤也有一米七三,梁红樱比栾凤稍微高一点,而张璇更是高达一米七八,在这里一站简直就是三个模特。 这让只有一米六的滕媛媛无形中感到了一丝压力。 女人一米六在南方已经算是高个了,但是被栾凤三人一比就给比没了。 不知这三个女人里有没有许斌的女朋友? “滚滚!你哥呢?” 不知怎么回事儿,许斌叫她滚滚她竟然没有一点反感,反而还听出了一种亲昵。 “我哥取货去了,待会就会回来,这次要进多少货呀?” “有新的基板没有?” “有恶魔城,俄螺丝方块,还有一些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,大概今年出的基板有十几种,你这次要拿多少?” “现在多少钱一块?” “新出的提货价和以前一样,以前的过时基板现在提货价是两千三。” 在全国所有商品的价格都在上涨的时候,唯有电子方面的产品还有不升反降的。 “这次我准备拿五百块基板!” 滕媛媛一听五百这个数字当场血压升高小脸变白手脚冰凉浑身颤抖,最后就是头晕目眩了。 五百块基板,那就是一百多万的流水呀! “真的假的?” “逗你玩儿!” “你坏!”滕媛媛随手抓起一个小本子轻飘飘地向许斌砸过去,眼神里则是娇嗔的因素闪烁。 万峰一看这不能在这里待着呀,这有当电灯泡的嫌疑。 扭头问身边的栾凤:“你们要不要在这个大厅里转悠转悠?这个大厅里可是有很多新奇的玩意儿。” 栾凤和张璇的注意力被那些花里胡哨的游戏海报吸引了,正在对着那些游戏人物指手画脚。 “当然要看看了。” “那么让广家陪着你们走走。” “那你呢?” “我还有事儿,许军安波他们要进一些电子元件,我要去给他们订一下货,等货凑齐了弄车拉走。广家!你陪这些女士在这里转转,看看有什么新鲜的电子产品,我去联系叶千汶然后先把要进的电子元件的货订了。” 这个市场非常的大,三个女人要溜达必须要有保护的人。 韩广家就成了护花使者。 韩广家什么也没说,三个女人在前,他背着手跟在后面去转悠去了。 许斌就留在这里洽谈他的生意,万峰就带着于家栋来到那个叫阿海的摊子前。 直楞楞地看着阿海,像看白痴一样。 这货确实也是白痴,原本许斌的生意都是他的,上次万峰他们来的时候第一次选择的其实正是他家。 但是这货自作聪明,打算空手套白狼,不想白狼没套着一笔一年有上百万流水的买卖还丢了。 所以说人干什么还是脚踏实地比较好,玩那些虚头巴脑的玩意说不上什么时候就吃个大亏。 阿海一脑袋问号,这人有病呀?你要什么你说话呀,你看着我干什么? “你要什么?” 万峰也不说话。 阿海感觉不对劲儿,疑惑了半天终于想起这是谁了,刷地站起来。 “老大,您来了?” “我要见叶千汶,给我联系一下。” “我不知道他的具体联系方式。” “狗熊知道吧,让他给联系。” 阿雄既然叫雄那就和熊没啥区别。 “那您得等一会儿。” “我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候再过来,到时候我希望能见到叶千汶。” “应该没问题。” 万峰不能留在这里傻等,他要趁着这机会把给许军他们需要的电子元件配一下。 “你们三个自己溜达溜达先溜达一会儿,一个小时后在这里碰面,我要去订一些货,不会走丢了吧?” “我们又不是小孩,怎么会走丢了。” “身上带得钱够花不?不够我拿给你。” “够了,也没准备买啥应该没问题。” 于家栋三人去大厅里见世面去了。 万峰就开始给许军他们订货。 上次的货就是他带着他们订的,因为在每一家订货都是上万上万订的,因此上次和他有来往的客户都记得万峰。 一看到万峰来了都是眉花眼笑,简直拿他当大爷供了。 这让他的订货省事不少。 电子元器件这东西更新换代的速度像光速一样,产出来的产品也许几个月就被淘汰了。 因此这回这里又出来了不少新产品。 新产品出来了,那些就产品就大幅度地降价了,而且会很快从市场消失。 万峰带了货单来,这些旧货抓一些,剩下就是全新升级的元器件,很快他就把订单发下去了。 当然在价钱上他必须要最低价,高了他不要。 这一次他订货比上一次多,多了十万左右的订货。 许军他们也是批发商了,北方很多厂矿企业以及个体经营者都在洼后大集拿货,他们的销量也是日益看涨。 所以的货比上次多了不少。 这些订单他两天后过来验收,验收完毕就打包装出运走。 明天他还要到张石阡送货的那些公司去和他的车队联系一下,定下回返的货车。 就算订单的速度发的飞快无比,但也耗去了他一个多小时的时间。 忙活完这些订单,万峰重新回到了阿海的摊子前。

“呵呵,你觉得正常我们可不觉得正常,你做的很多事儿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,连省里记者都觉得你不正常,你重奖工人的事儿被记者知道了,都下来采访了。若不是你大舅强力给压下去了,你现在怕是全国都有名了。”

“这话问的,它没用当然是扔家里,那玩意一斤多沉,不能用我拎那玩意儿干什么?装样子呀?”

“你这是找虐,你哪里是我的对手。”万峰选择的自然是隆,栾凤选择的是春丽。

“开江前来过一次,留下了这些东西,这是他送过来我翻译的。”

以后有必要组建一个自己的律师班子了,估计以后乱七八糟的官司也少不了了,得有个专业的团队处理这些麻烦。

想起来了,老马今年夏天应该从师范毕业去做讲师,拿着一个月一百多元的工资。

再怎么他曾经是修过家电的,一个电子元件好坏他还是分得清的。

诸国雄不慌不忙:“大家听我把话说完,我提议的非军方的人他不参与关于设备数据方面的谈判,只参与价钱方面的谈判,说白一点就是个负责砍价的。这个人在边境口岸试开放阶段和毛子做了有两年的生意了,他对毛子的生活方式和做生意方面有很深的了解。”

 万峰一看秦光辉一脸憋屈要逃跑,一把给拉了回来。 “万总!我这急着上课呢!” “别急!差几分钟没啥,我的话还没问完呢,除了顾红忠外还有没有比较突出一点的?” 秦光辉想了想:“还有几个,其中有一个小姑娘挺厉害的,应该叫许美琳吧。这些学员学的好的,除了顾红忠外就是她了,她好像来的较晚,到现在大概学了有三个月吧,已经学到中级课程了。” 想不到许美琳在秦光辉心理位置这么高。 “秦工,把那些学校专心,对计算机有兴趣的成绩好的人给我选一些出来,这些人要特别培训,为将来成立电子公司打基础,你好好干,我马上准备把电子部门独立出去,成立一个电子公司,你就是老总。当然光指你一个人不行,全国电脑领域那些有名的人你给我列几个出来,看看能不能请来。” 秦光辉一听自己将来要当老总? 怎么感觉天上有个大馅饼要掉下来了! “好!我今晚就列名单。” “我需要那些真正有实力的人,而不是要滥竽充数的人。还有不管他有多高的实力都不会影响你的地位,因为在这个领域你是第一个追随我的人,所以我希望你能给我列出最顶尖的那批人,别给我打埋伏。” 万峰开门见山直接把厉害关系挑明,就是不希望秦光辉嫉贤妒能列些庸才过来。 有些话藏着掖着就不如放到明面上。 秦光辉自然听明白了万峰的话,万峰既然强调了自己是这个领域第一个追随他的人,那么自然会对他青眼有加。 心脏不争气地加快了跳动的频率。 “万总!你放心,我保证把电脑领域顶尖的那批人给你列出来,不过你能不能请回来我就不知道了。” “那是我的事儿,最好把联系方式也写出来,今年我没时间明年我就有时间去请这些人了,去吧。” 秦光辉昂首挺胸地进了教室,这一刻他突然有种横刀立马天地在我心的感觉。 貌似自己要走运了。 万峰从夜校回来冒着再受心灵打击的危险再次来到顾红忠的办公室。 顾工看到万峰又回来了似乎有些意外。 “刚才去夜校看看,本来是准备回去的,但我突然想起你这改良版的学习机,现在它可以工作吗?我是说运行那些游戏卡。” “没任何问题,一点不比游戏机差,配上卡带和手柄它就是一台合格的游戏机。” “咱们自己能制作出卡带吗?” “我破解了卡带和游戏机的核心构成,咱们自己只要有相应的设备完全能制作出来。” 万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对人比人该死这句话他再一次有了深刻的理解。 任天堂游戏做的非常好但是硬件水平也就那么回事儿了,它做的每一款主机都是被破解最快的。 因为任天堂的游戏机都是用当时市场上最廉价的通用部件做成的,一个原因是压低主机的成本,另一个是公司定位。 任天堂的口号是一切为了玩家,因此他的游戏机也制作的非常简单。 破解并不困难。 但是被一个只学了几个月电脑的白丁人物破解,不知道任天堂知道后会不会气的吐血。 就算顾红忠破解了万峰没准备盗版游戏,虽然它做出来也是一笔不小的生意。 他只生产硬件就成,至于软件那些盗版软件商自然会去生产的。 万峰沉思了片刻问:“那么那些用于教学的卡带什么时候能全部开发完?” 顾红忠想了一下回答:“程序开发完成,然后压制磁卡估计得到年底。” 这样的话要想推上市场就得明年了。 看来这个电子公司要尽快的成立的,把它独立出去由秦光辉和顾红忠负责管理经营,卖学习机只是第一步,用它的利润来继续研究也算是一种良性循环。 “顾工,这个现在算是次要的任务,我关心的是那些数控机床的程序编写。” “给我一些时间,苏联人弄的控制程序和我现在学过的计算机应用有很多地方不一样,把它们改过来需要一些时间,再有两个月我一定会编出完美的程序的。” 有了程序这些机床就可以推向市场了。 “非常好!有什么要求就尽管提,厂子全方位的支持你。” 既然全方位的支持这些技术人员搞革新就要拿出些真材实料。 那些家在各地农村的技术人员已经决定在将威落户,家在城镇的则还在犹豫。 决定再将威落户的人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住房的问题,因此那些楼房的分配就迫在眉睫了。 解决了这些技术人员的后勤困难,他们才有更大的劲头工作不是。 万峰准备明天开一个厂子的内部会议,就解决房子分配方案问题。 … 许斌用半夜加上半上午,到第二天九点多钟总算是把三十台游戏机都组装完成了。 挨个开机实验了一番后,就通知万峰机器做好了。 秦素珍王中海几人在将威已经待了三四天,该了解了解了,该参观的参观了。 现在已经都有点归心似箭的意思,这里就是再好也不是自己的家乡。 既然游戏机做好了,几个人也就准备回去了。 三十台游戏机一辆卡车还装不下,只好雇了两辆解放141. 雇这两辆车也是费了不少劲儿,司机在弄明白黑禾在什么地方后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,给多少钱不去。 最后万峰还是找到肖军,从他车队里调了两辆车过来。 虽然两辆卡车多花了不少路费,但是他们四个人可以坐车回去,路费上省出的钱就补贴到雇车的运费上了。 一台游戏机的体积也有一个平方了,一辆五吨卡车装十五台游戏机没满载也没多少空闲地方了。 外面用苫布盖好,用大绳子捆的结结实实后,王中海一行人就准备启程回黑禾了。 因为人是万峰带来的,许斌卖万峰个面子,每台机器给打了九折。 这样王中海杨炮和秦素珍每人十台机器就又省出了六七千多元,都乐的眉花眼笑的。 四人挥手和万峰告别后就上了卡车,随着汽车发动机一阵轰鸣渐渐远去。

“做这些交易的时候我们没动过手,几乎是他把这些东西直接就送到了咱们面前,而且仅仅要了很少的钱,知道少到什么程度吗?那辆t72仅仅才几十万,那辆坦克我们现在就是拆了卖钢材也能回收十几万。因此我觉得他是一个爱国商人,可以参与到一定保密级别内的谈判中。最主要的是他了解苏联人,砍价就指望他了。”

王楚隆也有些懵圈,在深圳这么多年他这还第一次看有人怼港商的。

“苏联是重工业发达,但是却造不好摩托,到时候你倒腾就知道了,我给你个黑禾地区代理,到时候你就往外批发就行了。”

“呵呵,那是因为床上还有别人,否则她自己睡个什么意思?”

“这话问的,它没用当然是扔家里,那玩意一斤多沉,不能用我拎那玩意儿干什么?装样子呀?”

详情

韩国无删减遮挡视频免费_免费视频在线播放啪-啊 快点呀 疼 Copyright © 2020